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新疆农业大学辅导员联名信成文始末:“我必须勇敢站出来!”  

发布者:新疆工程学院    时间:2014-05-28


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

新疆农业大学辅导员联名信成文始末:“我必须勇敢站出来!”

522中午,新疆农业大学辅导员发出名为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的联名信,强烈谴责暴恐分子“超过法理的残忍”“对无辜群众下手”,引发热议。
  52315,记者在新疆农业大学见到了这封信的作者们,随即探寻了这封联名信背后的故事。
  “我的家乡我要保护!”
  522835,从教9年的新疆农业大学辅导员加依娜·米拉提汗刚刚从梦中醒来,她习惯性地从床边拿起手机,浏览当天的最新资讯,一眼扫过去,腾讯网页头版头条让她的脑子立时蒙了。
  “暴恐,怎么又是暴恐?!那么多的无辜者受伤、死亡!”加依娜·米拉提汗的心里,顿时好像被千斤重的大石压着,思绪瞬间回到了2009年乌鲁木齐“7·5”事件时的状况,当年身怀有孕的她依然坚持在岗位一线,那时胸口也是这样闷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暴恐案件,这次,加依娜·米拉提汗决定,一定要做点什么。
  加依娜·米拉提汗清晨的心情糟透了,但想到早已定好的校园招聘,她迅速整理衣装,来到学校。
  到了单位,和同事一碰头,大家发现彼此的心情都是一样的。
  “都感觉心里堵得慌,可还有堵心的事儿在后面。”吴俊辉说。
  52210,本该正常举行的新疆农业大学少数民族专场招聘会延迟了。
  与加依娜·米拉提汗有同样心情的还有她的同事吴俊辉、夏依曼尔·买木里、夏新彬、帕丽丹·尼扎木丁等多位老师。因为这次暴恐案件,首府多条道路戒严,很多少数民族企业前来招聘员工的工作人员被堵在了路上,面对那么多等待已久的大学生,加依娜·米拉提汗更加愤怒了,她不由自主的反问自己:“为什么让这么多无辜的人为暴恐案件买单?”“受到伤害的不仅仅是伤亡者,很多人心里都布满了阴云。”她说。
  5221130左右,加依娜·米拉提汗、吴俊辉和夏依曼尔·买木里回到办公室,在与其他辅导员商讨后,他们决定站出来,“我在新疆生活了30年,我不能让美丽的家被毁了!我们要公开发表文章谴责暴恐事件!”加依娜·米拉提汗说。
  3050个赞外加无数转载
  52214,当加依娜·米拉提汗把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发布在微信朋友圈后,30秒不到,50个赞出现,随之而来的是大量转载,“新疆加油!”“新疆挺住!”的留言更是络绎不绝。
  之后,联名信被腾讯新浪各大网络平台转载,一时间,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在微信平台不断出现,无数人通过这封信来表达心中的痛与恨。
  作为发起者之一的吴俊辉,很快就接到了来自华中农业大学、昌吉学院、新疆工程学院等高校教师的声援。而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就像一颗石子,瞬间激起千层浪,新疆大学、新疆师范大学、石河子大学、新疆财经大学、乌鲁木齐职业大学等新疆所有高校纷纷发声,从每位老师到每位学生再到每个家庭,大家不约而同站了出来,大声对暴恐案件说不!
  心中话语源自“情”
  52212左右,执笔人加依娜·米拉提汗坐在电脑前快速敲击键盘,近两小时后,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成文。
  仅有一年教龄、而且是初入社会的 90后教师夏依曼尔旦·买木里告诉记者,信是一气呵成的,我们把想说的话都放在了里面。
  信中写道:作为高校老师,“我们发誓,竭尽全力把学生培养成爱党、爱国、爱疆,充满正能量的人才,让他们懂得人世间更多的是爱和正义,使他们和我们一样加入对你们作战的队伍,对于你们的挑衅我们随时奉陪!如果国家发出号召,我们辅导员会应征拿上正义之剑去斩断你们罪恶的双手。”
  这封信能这么快出现在大家面前,也是因为三人除同事关系外,还有一份多年的师生情。
  2006年,吴俊辉初次踏入新农大的校门,成为大学生的他没想到在校园一待就是7年多,入学后他就加入了学生会,哈萨克族教师加依娜·米拉提汗成了他的辅导员老师。
  和加老师相处久了,吴俊辉觉得她不仅仅是一个好老师,半夜带学生看急诊、充当同年级段学生的心理顾问、学生有困难出钱接济,她管的事不比家长少。
  加依娜·米拉提汗工作中的点滴,让当时还是学生的吴俊辉感受到,和学生们一起成长,看着他们毕业、结婚、生子,就是教师心中平凡而幸福的事。
  2010年吴俊辉毕业后留校任教,和加依娜·米拉提汗成为同事,一起分担着学生工作的苦与乐。
  巧合的是,来自哈密的维吾尔族教师夏依曼尔·买木里与吴俊辉的相遇,就像他与加依娜·米拉提汗相识的翻版,同样的生活轨迹,同样的陪伴成长,三人自然而然成了同事兼好友。
  到2014年,吴俊辉与夏依曼尔·买木里相识四年,与加依娜·米拉提汗相识七年,从师生到同事,加依娜·米拉提汗一直把他俩看成弟弟,她说:“谁忍心看到亲人在暴恐案件中逝去,我们必须站出来!”
  “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留下!”
  随着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的扩散,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封信。
  21的排尔哈提·麦麦提来自喀什泽普县,在新疆农业大学已经读了三年应用化学,522日中午下课,他才发现手机里有多个来自父母的未接电话,回复电话后从父母口中,他才得知早晨在公园北街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暴恐案。
  尽管父母再三嘱咐排尔哈提·麦麦提不要到处乱跑,但他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改变日常计划,一切一如往常。
  “说实话,当天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,这些人都疯了,我不会因为他们的暴力行为改变自己的生活,反而要活得更好更努力。”排尔哈提·麦麦提说。
  52218左右,排尔哈提·麦麦提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《暴恐,我们与你殊死搏斗!》,他感慨万千。“毕业后,我要争取留在首府工作,这里那么好,我要留在这生根。”排尔哈提·麦麦提说。
  与排尔哈提·麦麦提有一样想法的,还有来自伊犁的迪娜迪娜来乌鲁木齐上学已有两年,当她知道这次暴恐案件后,一连说了三个“可恶”,尽管心中愤恨,但选择留在家乡工作是她既定的目标。